易彩网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30省人口数据:广深常住人口增量锐减

发布日期:2022-05-11 21:20    点击次数:192

文/孙晓波

国家统计局发布2021年人口数据后,各地近日也陆续发布当地的数据。

截至目前,除吉林之外,已经有30个省份公布了2021年人口数据,广东、山东两省人口过亿,在全国仍排前两位。

河南人口总量9883万人居于第三位,江苏8505.4万人超过四川的8372万人,分别居于四、五位。

另外,30个省份中,有26个省份发布了2021年出生人口相关数据,其中广东连续多年坐稳第一生育大省位置。

河南、山东两省全年出生人口分别为79.3万人和75.04万人,居于第二、三位。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1年末全国人口141260万人,比上年末仅增加48万人,一度引起社会高度关注。

那么,这一大背景下,全国的人口版图发生怎样的变化,各地的人口变化又呈现出怎样的趋势呢?

15省出现负增长

各省(市、自治区)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有15个省份常住人口不同程度地减少,这还不包括尚未公布数据的吉林省。这意味着,全国至少有一半省份的人口在减少。

这些省份包括河南、黑龙江、河北、甘肃、内蒙古、北京、贵州、陕西、山西、江西等。其中,河南减少58万人,黑龙江减少46万人,云南减少32万人,暂列前三。

从人口自然增长率来看,至少有10个省份的人口自然增长率为负值,包括黑龙江、辽宁、重庆、内蒙古、湖南、湖北、上海、江苏、河北和山西。

值得注意的是,多个省份自然增长率是近几十年首次转负。其中,江苏人口自然增长率为- 1.12‰,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江苏年度人口自然增长率首次转负。

从人口出生率来看,有12个省份出生率高于7.52‰的全国平均水平。其中,贵州、青海、宁夏、西藏人口出生率高于10‰,甘肃、广东、广西、云南超过9‰,江西、河南、福建超过8‰。这些省份除广东、福建以外,全部位于中西部地区。

户籍人口第一大省,常住人口第三大省河南,2021年出生人口跌破80万大关,创下自1978年以来新低。相比2016年,5年来河南出生人口下降了45%。

河南省统计局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河南全年出生人口79.3万人,人口出生率为8.00‰,死亡人口73.0万人,自然增加人口6.3万人,自然增长率为0.64‰。

2021年全国人口自然增长率为0.34‰,比2020年下降1.11个千分点。国家统计局分析,人口增长持续放缓是由于出生人口继续减少,这主要受两方面因素影响。一是育龄妇女人数持续减少,二是生育水平继续下降。

江西省统计局分析指出,全省人口总量下降主要受两方面因素影响:一是出生人口下降,二是人口净流出规模继续扩大。有分析认为,这些都是前述众多省份需要共同面对的问题。

2021年5月11日,上海市南京路步行街上,游客与上班人群交织。中新社发 王冈 摄

珠三角、长三角缓慢增长

从2021年常住人口变化来看,浙江、广东、湖北、江苏和福建人口增量位列前五。这五个省份中,湖北因为2021年经济全面恢复后,很多人回流,从而人口大增。

另外四个省份均位于东南沿海,净增人口之和达到186.1万人。其中,浙江增加72万人,人口增量位居全国第一;广东增量为60万人,江苏和福建增量分别为28.1万人和26万人。

广东省人口发展研究院院长董玉整指出,虽然总人口已经快达到负增长的警戒线,但从总体情况看,珠三角地区、长三角地区等地,总人口仍在缓慢增长。

以广东为例,2021年全年出生人口为118.31万人,是唯一超过100万人的省份,占全国出生人口的比重达到了11%。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牛凤瑞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一个原因是广东流入人口是全国最多的,由于流入人口以青壮年为主,处于生育年龄段的比重很大,所以出生人口多。同时,也跟当地受传统宗族文化影响,生育文化较浓、生育意愿较高有关。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广东出生人口数量也有所下降。不过,降幅较山东、河南等传统人口大省更小。

数据显示,2021年广东出生人口相比2017年下降22%,同期山东下降了57%,河南下降了43.6%。

从常住人口的增量来看,占据第一的是浙江。数据显示,浙江2021年末全省常住人口为6540万人,增加72万人,超过了广东60万人的增量。

浙江2021年出生人口为44.9万人,死亡人口为38.4万人,自然增加人口仅为6.5万人。因此,浙江人口的增长主要受益于人口流入。

长期以来,浙江民营经济非常有活力,近些年的平台经济也发展迅猛,经济发展一直充满活力,产生大量的就业机会,吸引人才流入,这被认为是浙江人口实现增长的关键因素。

此外,浙江近些年包括户籍在内的制度改革力度也很大,公共服务水平较高,地区发展比较均衡,并且除杭州市区外全面放开专科以上学历毕业生的落户限制(杭州的落户条件为本科以上学历),对人口的吸引力愈发增强。

东北已成人口增长“洼地”

在15个人口减少省份中,北方省份占了绝大多数。其中,京津冀四个主要城市,北京、天津、石家庄、唐山2021年常住人口较2020年均有不同程度减少。

近年来经济发展陷入困境的东北地区,更是成为人口增长的“洼地”。

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黑龙江人口自然增长率位居倒数第一,为-5.11‰;辽宁为-4.18‰,全年出生人口仅20万人。

分析指出,东北地区人口负增长,既有城镇化较早、出生率较低的因素,也有青年人口外流从而进一步降低出生率的因素。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州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主要有两方面的因素,一方面是长期低生育率或者说超低生育率的影响,另一方面是人口外流比较严重。

根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东北人口10年减少1101万人。其中,黑龙江减少了646万多人,是流失人口最多的省份;辽宁60岁及以上人口比重为25.72%,为全国最高。

在牛凤瑞看来,这是多种因素共同促成的,一方面一部分年轻人外流,直接的后果就是人口数量减少;另一方面,年轻人外流,剩下的常住人口多是老年人和儿童,不属于生育年龄段,出生率自然比较低。

不同区域出现人口负增长,原因各异。有分析指出,华北以及中部一些省份的人口自然增长率低,主要是受青壮年人口外流影响。

此外,一些城镇化率比较高的省份,例如江苏、上海、重庆、天津,人口自然增长率也比较低。从城镇化水平情况来看,城镇化快速提升,会影响人们的婚育观念和行为。

二线城市跑赢一线城市

从城市角度来看,过去一年,二线城市常住人口增量跑赢一线城市。“这属于一个新趋势。”王广州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以深圳和广州为例,2021年之前,深圳、广州长期位居城市常住人口增量榜前两位,但现在广州的人口增量位居第16位,深圳位居第21位。

数据显示,2021年末深圳常住人口数为1768.16万人,比2020年仅增加4.78万人,广州2021年新增常住人口7.03万人。

而去年公布的七普数据显示,深圳过去十年(2010年至2020年)常住人口增加了713.6万人,位居全国第一,平均每年增加70多万人;广州过去十年常住人口增加了597.7万人,位居全国第二,平均每年增加约60万人。

相较而言,二线城市尤其是武汉、成都、杭州、西安、南昌、长沙等省会城市,2021年仍有相当的人口增量。分析认为,这意味着中国的人口流向,正在发生变化。

其中,武汉2021年常住人口增长120万,成都增长24.5万,杭州增长23.9万,而西安、南昌、长沙则分别增长20.3万、18万和17.8万。

牛凤瑞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一个城市的人口不可能永远高速增长下去,一线城市现在已经进入人口相对平衡的发展阶段,人口增速自然就会放缓。他举例说,像北京和上海就处于低增长或者负增长的阶段。

相对来说,二线城市或者新一线城市,正处于人口高速聚集的发展阶段,特别是杭州、武汉、长沙、成都等城市。

牛凤瑞预计,未来几年这些城市都会处于人口高速聚集期,在全国人口中所占的比重也会持续上升。“这是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必然现象,也是中国生产力布局的一个必然现象。”

也有分析认为,导致这种局面,诱因可能是疫情,但疫情只是加速了周期,并不是决定性因素,根本因素还是城市自身发展的结果。

虽然二线城市的经济实力、就业机会等较一线城市仍有较大差距,但随着二线城市的不断崛起,结合房价、生活成本等方面的因素,二线省会城市,正成为当下不少年轻人的选择。